首页 »

中国从尼泊尔撤离公民,谁是推手?

2019/9/11 17:54:09

中国从尼泊尔撤离公民,谁是推手?

 

在中国撤离在尼公民的“速度与激情”中,很少人会关注到外交部官网上的这条新闻:2015年4月26日上午,外交部长王毅召集尼泊尔强烈地震涉外工作部际紧急协调会,财政部、商务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国资委、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旅游局、国家地震局等中央、国务院相关部门负责人出席。

 

“上海观察”注意到,当中国海外利益与公民安全受到威胁时,上文所提到的“涉外工作部际协调会”都会适时“出现”。

 

今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刊发通讯《也门撤侨,见证大国能力与担当》一文。文中提到,据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介绍,作为整个撤离任务的指挥中心,外交部领保中心立即贯彻落实中央指令,于3月27日下午召开部级协调会,研判也门局势,制定撤离行动方案,迅速协调各相关部门、驻外使领馆分头部署行动。

 

再回到去年3月8日,马航370航班在大洋上空失联。当天恰逢“两会”外交部长记者招待会。发布会最后,外长王毅匆匆结束记者提问,称需要立刻处理马航飞机事件。

 

新华社通稿写到,当天中午,遵照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有关指示,境外中国公民安全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召集人、外交部部长王毅紧急召开联席会议,强调要对人民群众安危高度负责,迅速行动起来,各部门加强协调,及时应对。外交部、公安部、民政部、交通部、商务部、卫生计生委、海关总署、质检总局、国家旅游局、海洋局、民航局、国务院新闻办等部门和北京市负责人参加了本次会议。

 

其实,上文所提到的“部际联席会议”,并不仅限于涉外领域的“境外中国公民安全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以及“涉外工作部际紧急协调会”。

 

公开资料显示,在国务院层面,至少就有“国务院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全国大气污染防治部级协调会”、“国务院反对拐卖妇女儿童行动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国务院促进广东前海、南沙、横琴建设部际联席会议”等多个联席会议制度。

 

尽管没有查到“国务院关于建立国务院涉外工作部际协调会”的批复,但“上海观察”在中国政府网上查阅到“国务院关于同意建立国务院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批复”,内容如下,可供借鉴——

 

商务部:

 

你部关于建立国务院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请示收悉。现批复如下:

 

同意建立由国务院领导同志牵头负责的国务院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请按照国务院有关文件精神认真组织开展工作。

 

附件:国务院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国务院

 

2015年2月7日

 

由此触类旁通,短短的几句国务院批文,我们至少可以明确以下三点:

 

第一,联席会议是一项制度而不是一个常设机构。它负责国务院部际间协商与统筹,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

 

第二,联席会议由一个部委牵头负责。联席会议办公室内设在牵头部委,承担联席会议日常工作,该部委分管负责同志兼任办公室主任。关于自贸区工作,是由商务部牵头,而关于涉外工作,自然应该由外交部牵头。

 

第三,联席会议由国务院领导同志负责。关于自贸区,负责人自然是汪洋副总理。而从理论上说,涉外工作应该由国务委员、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负责;而在新华社通稿中,将外长王毅称为境外中国公民安全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召集人”。

 

再回到上文所述由外交部牵头的“涉外工作部际协调会”上来。之前,“上海观察”在评论也门撤侨中有过以下判断——中国能够快速做出判断,暂停护航,调动军舰赶往也门撤侨,这样迅速的指令和行动,是需要统一协调和综合判断得出的。而做出这个决定的高层机构很可能就是2013年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那么问题来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国务院涉外工作部级协调会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一位北京分析人士告诉“上海观察”,国安委类似于一级协调会,讨论的是最宏观议题,相信军方也会有自己的声音。

 

而国务院涉外工作部级协调会类似于二级协调会,关注的更多是如何落实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的指示以及国安委所作出的决策,更多协调的是事务性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说,也就是在明确了做还是不做的前提下,相关部委一起协调该怎么做的问题。

 

而从两次王毅召集的涉外工作部级协调会出席名单上看,与会的主要是国务院相关部委的负责官员,似无军方人士参与。在新华社通稿中,用了“各部门一致同意继续做好以下工作”的用词,说明与会各部委在协调会上统一认识、明确责任后,将按照自己职能分工予以落实。

 

或许,正是国安委与国务院涉外工作部级协调会自上而下的较好衔接,使中国在海外利益与公民安全受到威胁时能够从容应对。从中我们也可以读出习氏外交新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