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杜特尔特称要与美国分道扬镳,华盛顿很不安

2019/8/14 4:50:32

杜特尔特称要与美国分道扬镳,华盛顿很不安

在近日访华期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发表的“独立宣言”让美国伙伴“惊呆了”:“我要在经济和军事上与美国分离。”这位新任总统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还称不会再去美国,因为在那里只会受到侮辱。


   
一番令美混乱的言论


   
据菲律宾GMA新闻网10月20日报道,19日在出席由中国官员和商界人士参加的中菲贸易投资论坛之前,杜特尔特表示自己会与美国“保持距离”,并称将开始依靠中国官员和商业人士。


杜特尔特说:“我已经和他们(美国)脱离了,所以我会很长时间依靠你们(中国)。不过不要担心,我们也会有所回报。”


杜特尔特还表示计划访问俄罗斯。“美国已经迷失了。我将重新加入你们的意识形态队伍,我可能还会去俄罗斯与普京交流。我们三国将共抗世界。中国、菲律宾、俄罗斯。”


20日,杜特尔特具体言明了他所谓的“分离”的含义:“我宣布与美国分离,在军队方面。社会方面可能不会,但经济方面会。”


不过,就在杜特尔特“语出惊人”的同一天,菲律宾再次来了一招“摇摆外交”。20日,菲律宾内阁发表声明称,尽管菲律宾重视亚洲经济一体化,但这并不意味着与西方中断联系。


“杜特尔特的言论使美国陷入混乱,”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写道。针对杜特尔特在北京发表与美分道扬镳的说法,美国务院发言人表示,不清楚他确切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将寻求菲律宾澄清说明。

 

美国驻马尼拉使馆随后称,华盛顿对菲律宾总统的在华声明表示不安。


   
一位“首席调解者”


   
分析认为,杜特尔特的访华,扮演了一位首席调解者的角色,是一桩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也迎来了两国关系的转折点。如中方所言,双方都意识到海洋纷争不是两国关系的全部。文章写道,杜特尔特似乎已经有所算计:在南海争端上采取比前任阿基诺政府更少的对抗方式,将有助于赢得来自中国的安全援助。而且,他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战术胜利”,在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展现外交克制之后,北京已回应称对渔业合作很感兴趣。路透社也认为,杜特尔特的访华让南海争端“退居后座”。


此外,这位菲律宾领导人希望从中国获得芒果和菠萝的销路、游客、武器和舰船,以及安宁与支持——他打击毒品的做法在西方引起争议和谴责,但中国保持了安静,甚至支持杜特尔特的举措。他访华期间,两国签署了经贸、投资、产能、旅游、禁毒、基建等领域共13个双边合作文件。


  
   
一次重新下注


   
威尔森中心项目专员傅珊珊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自己同意杜特尔特对美在菲驻军感到反感:“我认为杜特尔特带着这种想法上任执政”。另外,她也指出在亚洲有一种观念,认为美国陷入了中东泥潭。“美国不能聚焦于亚洲事务,已经成为一种感觉。所以坦白说,杜特尔特是在意识到过分依赖美国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赌注之时,在重新下注。”

 

“关键问题是杜特尔特是否将废除我们在菲律宾的基地,”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罗伯特·曼宁表示,如果丢了菲律宾基地,那么将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事关美国的地区存在。该理事会的另一位高级研究员杰米·梅兹尔认为,如果杜特尔特与中国在经济甚至军事层面“重整队形”,那么将对菲律宾及美菲关系未来产生潜在的根本影响。


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认为,杜特尔特似乎愿意拿菲美老同盟作赌注。华盛顿感到震惊,这样的转向将打破微妙的地区力量平衡。前任阿基诺政府认为:对菲律宾的安全来说,进一步依赖超级大国美国是必然的,美国在二战中的胜利决定性地影响了太平洋地区的战后秩序。但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这一秩序被动摇。杜特尔特上台后,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华盛顿不能再依赖长期盟友马尼拉了。


   
   
一条难剪断的纽带


   
   
奥巴马政府也意识到与马尼拉的关系不同以往。但在公开场合,白宫仍然强调美菲关系的积极面。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艾米丽·霍恩表示,美菲联盟有70年的根基,有丰富人际纽带,活跃着一大批菲律宾裔美国人,分享着共同的安全利益,超过47亿美元在美直接投资则见证着两国强大的经济关系。


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也在本月表示,美国在菲律宾处理对华关系方面没有问题,美国不会将此作为零和游戏,但珍视与菲律宾的关系,并愿始终维持这一关系。

 

分析认为,杜特尔特超高的民意支持率给了他“重新调整包括外交优先方向在内的政策参数”的空间。但距离切断与美国的军事联系这一步还很遥远。菲律宾军队及安全架构很大程度上依靠美国的情报、融资、后勤保障以及训练。民调也显示,92%的菲律宾民众对美菲军事关系持支持态度。杜特尔特更可能采取的举措是,对某些方面的美菲军事合作敷衍了事,同时重塑对华关系。

 

还有分析认为,对于杜特尔特外交表面上的“背美向中”,大概可以有四种不同的解读。一是杜特尔特确实有根深蒂固的“厌美”甚至“反美”情绪。美国在菲殖民将近半个世纪,菲社会一直都有反美情绪,只不过时强时弱而已。第二种解读,是杜特尔特有极强的改善对华关系的意愿,可能是受了菲国内对华友好声音的影响,其一系列针对美国的表态和政策都是在向中国发出外交信号,甚至不排除其外交战略就是通过降级菲美同盟来表明对华诚意,希望中国能有真诚、慷慨的回报。第三种解读,是杜特尔特在外交上并不天真,反而有种马基雅维利式的权谋术。他是想在中美之间玩一种新的平衡术,只不过是想给外界制造一种为了给菲中关系解套而破釜沉舟的感觉。第四种解读,是杜特尔特在创造菲律宾“独立”外交的一种新传统。他既不是纯粹为了内政需要而向中国示好,也不是本身就对华有好感,也不是为了通过玩弄中美平衡的外交博弈来获取最大的利益,他的“独立”外交和他内政的根基一致——都是基于菲社会现实的民粹主义。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